《幸福马上来》:拯救不幸福!
2018-06-10 12:26:09
  • 0
  • 0
  • 0
  • 0

冲着乐呵一下去看了《幸福马上来》,看完竟意外惊喜。不仅看到了冯巩,还有牛莉、贾玲、岳云鹏、涂松岩、毛俊杰、白凯南、张小斐,以及新生代演员刘昊然。

这绝对不是相声大电影,故事馅多料足,有益于夫妻增进感情,小三自动远离。

不吹毛求疵,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幸福马上来》。电影剧情讲的是调解员的生活琐事,讲的还算波澜起伏。多数观众看电影主要是看故事,看情感线,《幸福马上来》的核心感情建制其实就是夫妻情。婚后天天吵架的贾玲,为亡夫死守火锅店的“孙二娘”,要离婚的整容男女,没办法哄好老婆的马尚来,他们都没办法平衡这段情感关系。

在这些情感浓郁的生活琐碎里充斥着喜剧细节,比如金针带马尚来去整形医院,马尚来被问是她爸爸还是爷爷,又比如岳云鹏裂嘴笑着职业碰瓷,却被车主二度碰瓷,这些梗让故事变得有趣。

讲细节可能不够宏观,但冯巩、贾玲、岳云鹏、毛俊杰这几个名字基本就是喜剧质量保证。冯巩是活在春晚的男人,三十多年春晚他从未缺席,从意气风发到两鬓斑白,好像春晚就该有冯巩,也该有那句“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这三十多年积累下来,他逗笑观众哪需要具体剧本,他是真的老演员了。

冯巩这个名字连接着三代人的回忆,从97年的《埋伏》到《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笑破情网》《离婚合同》《没事偷着乐》《狂吻俄罗斯》《站着啰,别趴下》《谁说我不在乎》,冯巩一直都在塑造市井小人物。

从剧本创作上来说,喜剧其实是所有剧本里最难的一种,观众看完笑笑就过了,但那些梗该怎么写是很考验编剧的。从演员谈,影坛能出现一个喜剧演员是很难得的,首先得天生有一张好笑的脸,其次还要有喜感和演技,然后他还得甘愿演喜剧。

冯巩就是这样的人,他放下了冯国璋曾孙的贵族身份去当了相声演员。

在相声里,讲究的是“子母哏”,在《幸福马上来》里,负责子母哏的便是茅雪旺和马尚来,两个人把梗抛来抛去,接的还算不错。这一次,冯巩老师为了寻求喜剧突破,甚至在花甲之年首次挑战了动作戏,并且全程无替身,当他摆出那几个真功夫的姿势时电影院真是掌声连连。

刘昊然的戏份不重,但够舒服,可能是因为他在《北爱》里散发的那种少年气又重新在《幸福马上来》里席卷而来了。单眼皮小虎牙,穿着球服,性格温和,自然而然让人想要多看他几眼。在电影里,他是爸妈之间的“润滑油”,从他身上能看到年轻人和父母之间的沟通问题,在剧情的进展中他从不理解到开始理解、尊重父亲了。

每个人的父母都在年岁渐长中一点点被时代抛弃,活到一定岁数就变得越来越简单,可惜年轻一代可能要经历很多事才能理解父母。

电影很接地气,用了重庆方言对白,在很容易炫特技的年代它纯粹的就像重庆嘉陵江的水。故事充满鸡毛蒜皮,每个人都在认认真真生活,就像马尚来,做了一辈子调解员,退了休还要继续做,影片结尾马尚来才讲出他做调解员这一辈子所图之事到底有多简单。

看到这里的时候能听到观众的悦耳笑声,却也有观众在偷偷抹眼泪。让观众笑着还掉几滴泪水,冯巩也挺会拍电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