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剧如换脸,白宇真的优秀!
2018-07-25 13:55:35
  • 0
  • 0
  • 0
  • 0

 

看《镇魂》,还真有点看《我不是药神》的触动。倒不是因为故事多么悲情,而是因为演员。我很欣慰朱一龙、白宇和王传君这三位演员能因为演技而被人肯定,他们三个的大火证明了一件事——比起看脸,观众还是更偏爱有实力的人的,这将成为这个夏天我最感动的事情之一。

这四年,我看过很多白宇的作品,也算是见证了他的成长。该怎样确切地形容白宇在《镇魂》里的表演?如果只用一句话,我觉得大概是——他用一个个有灵性的小细节,在毫无技巧的堆砌下,产生了切切实实的重量。

拿一场戏讲:在剜血的这一段,白宇饰演的赵云澜起先神情是十分放松的,然后他在看到沈巍落刀的瞬间睡意全无,立刻明白过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愤怒地直视并质问他。赵云澜用力地拽住了沈巍的手,他看到了沈巍手腕上的刀口,反应却很平静。赵云澜不像沈巍那样可以把万事藏心里,往常的赵云澜又糙又癖又流氓,所以此刻的安静倒是更添了几分压抑。他闭眼,转头,一切责备、愤怒到嘴边却成了一句“很疼吧”,他实在是太心疼沈巍了。白宇演的好,因为他能细致地描摹出赵云澜的内心情绪,然后把这些大起大伏的情绪一气呵成的表演出来,眼波流转之间又十分灵动。

   在《镇魂》之前,白宇参演的作品也是演什么像什么,换剧如换脸,而且他在演戏时会有一些很有灵性的小动作和小表情。在《建军大业》里,朱德说断后的人活下来的机会很小,蔡晴川近乎下意识的低了低眉眼,然后重新抬头,目光坚毅挺的笔直地讲出了那句“十一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三营营长蔡晴川,我申请留下!”。这一段是《建军大业》全片唯一触到我泪点的地方,白宇就是在这低眉抬眼间完成了复杂纠葛的心理活动,决定选择为国家去死。你说他不怕吗?不,他真的怕,他的胆怯都在低头缩眉的那个瞬间暴露了。

   《少帅》是白宇出道不久时拍的,少年的放荡不羁,中年的沉稳,他都接住了。他把冯庸演出了层次感,刚出场时是呼风唤雨的纨绔公子哥,瞎话随手一指张口就来,到中年却弃武从文成了把人生看得通透的一校之长。

在《忽而今夏》里他是章远。十年的跨度就像冯庸一样对他而言并无难度,难的是他二十八岁的脸不仅能演出四十岁的睿智,也能演出十六岁少年的清澈、骄傲、少年志气和甜甜的恋爱感。

在《微微一笑很倾城》里他是曹光,没有去抢杨洋的光芒,只是做好绿叶角色,但就是让人想回头看看他。

在《美人为馅》里他是韩沉,没有胡子,日常生活就是破案、撩杨蓉,演技自然,最主要的是从头到尾白宇的眼睛里都全是……

    说真的,就认真揣摩剧本和变脸这两件事来说,白宇真的太秀了。《霍去病》和《绅探》的导演怀里揣着白宇这块宝,大概做梦都得笑醒了。说实在的,一部剧选到了好角基本就成功了一半。希望以后的电视剧选角能以白宇为标准,倒不是说脸,而是业务能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