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新戏:我不完美,可你的《宝贝儿》,仍是我
2018-10-21 23:34:45
  • 0
  • 0
  • 0
  • 0


《宝贝儿》讲的故事比较特殊,对与错的界限会比较模糊,但至少可以引起人们的关注和讨论,这一层社会意义是重大的。

 

一个因为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在很多细节的处理方式上,初看时可能很难引起一般人的共鸣。尤其是在电影平实、没有过多渲染的讲述方式下,会有一些别扭的点,比如总是特别轴地重复说同样的话,比如用直勾勾的眼神看人。而换位思考一下,江萌出生的时候就有生理缺陷,缺氧、脑子会有点问题,加上看到有着同样遭遇的婴儿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那些固执的做法则很贴合江萌的性格。这些性格里面,也体现了杨幂对江萌的思考。

 

据说导演没有给演员具体的剧本,就只给了梗概和情绪,还找了大量素人演员,他们每次演的时候台词都可能不一样,杨幂在这种环境下和这种对手表演,最好就是让自己变成江萌去“本色”出演了。

 

影片里的主角演技都在线。由于用手语表达不出常人能理解的意思而激动到驼背的哑巴李鸿其,比谁都痛苦还一直被人在伤口撒盐的矛盾体郭京飞。当然,作为女主,杨幂的演技也称得上可圈可点。在临终关怀养老院半夜偷孩子那段戏,也是印象深刻。徒手抱小孩,甚至连个蛇皮袋都没有,偷小孩都那么明目张胆?迎头碰上夜起开门的老头,碰到推着死者的医护人员,江萌一下愣着傻站在那儿,不加快两步也就算了,为啥还得再来个眼神交流,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偷小孩吗?警察再三盘问小孩从哪儿捡的,就只会重复回答同一句“捡来的”,江萌是傻的吗?

 

是的。准确的说,江萌是傻的,她不是普通人,她是个有先天残疾的人,她是个在寄养了十几年后还会因为就拆了“精装”木板而被养母说后悔养了她的人,她是个找工作会被中介骗钱的人,她是个每天都会用到手语但还需要配合语言解释的人,她是个拖地很用力但很快就会身体扛不住要吃药的人,她或许也没有接受过常规的教育。

 

但同时,她也是善良正直的,她讨厌欺骗并会直接指出批评,她不会为了嫁一个好人家而抛弃法律上本该抛弃的那个半身不遂的养母,也会为了爱她的人有后代而拒绝其爱意。她为了救一个与自己命运相似的孩子长途跋涉甚至倾尽所囊跑到外地寻遍各类机构,凭借的就是那一份旁人不能完全理解的善良正直,她觉得只要是对的事,就可以义正言辞地去做,比如反复纠缠警察同一个问题,直到有答案。她觉得她是对的,所以她没有把偷孩子定义为“偷”,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更没必要撒谎。

 

在没有剧本的戏里,杨幂对江萌的三观的塑造,可以说很生动了。

 

很多流量明星随着年龄的增长,都需要寻求新的出路,拉长其银幕的生命力。32岁的杨幂当然也不例外。而杨幂这次转型,我觉得,至少没给江萌这个角色拖后腿。不惜放弃一贯的美丽外形,刻意化成黝黑皮肤、雀斑满脸去展现内分泌不好,算是出道16年以来最土的造型了。

 

还有全片南京方言台词,配合菜市场、马路边、长途汽车站等各种市井场景,放下身段的杨幂以江萌那不太淑女的走路方式,带着我们看到了一个长大成人的先天残疾弃儿在寄养家庭中的日常与不寻常。她做什么事都比普通人难,对自己确信的问题也没有一个人能从头到尾支持她,也注定了这是个没有美好结局的故事。


到最后,江萌看到徐先生的门口已被写上“杀人犯”,他面对江萌,淡淡地告诉她,小孩死了。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与“众生平等”的对峙中,如何找到普世价值的平衡点?

 

影片没有给出答案,但值得我们深思。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