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城》:塞上风雨思,城中兄弟情!
2018-10-26 14:58:07
  • 0
  • 0
  • 0
  • 0

《悍城》,这部由《河神》编剧创作的网剧,也是耐飞今年首部超级剧,观众们自然对它翘首以盼。屏幕里,世道浇漓、兄弟情谊让人印象深刻,屏幕外,观众们流着哈喇子,沉浸在了编剧、导演和演员们合力创作构建的世界里。


剧里讲的无非是国际缉毒的那点事,而一切漩涡的中心是这个叫珞珈的退伍军人。《悍城》的选角,可真是又准又狠,因为李光洁身上有一种难以捉摸的危险性。就像在《悍城》的开场里,李光洁饰演的珞珈就犯了事,他留着长卷发,穿着大风衣,主动设计被捕入狱。是反派还是正派,我拿不准,因为李光洁演正派带点邪气,演反派一脸凶狠却又让人没办法恨起来。和在《和平饭店》里给人的感觉一样,他时而狂暴,时而冷静,在正义和邪恶的边缘游走,让人又爱又恨。


看完《和平饭店》之后再去看《悍城》,只感慨:李光洁这演技,神了。珞珈身边总是潜藏着无限杀机,而李光洁用犀利的眼神戏向所有人传达出了:我,珞珈,战斗力十级,不好惹,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得罪的。想害我?还嫩了点。但论起插科打诨来,李光洁又让观众不自觉靠近。把善恶这个度拿捏的这么好,从隐忍到愤怒,能表演的有层次,有细节,源自于李光洁对角色的深刻理解。


《悍城》背后真正戳到人心的是兄弟情,就像珞珈和蔺勇之间的情谊,又像于永义和小武之间的情谊,也像白振赫和白振然之间的情谊。珞珈深入虎穴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他的生死兄弟蔺勇的牺牲不那么一文不值。他们或许会在日常生活里彼此打趣,也会在凶险的行动中找点乐子,他们对于一切危机,默契、心照不宣,可现在蔺勇不在了,他只能活在珞珈心里了。整部剧里两人只有寥寥几句对白,但那种比生命还沉重的战友情,你能说不打动人吗?不可能的。“家国安危男儿事,笑言清酒兄弟情”,说的就是他们吧。


对比起一直活在珞珈心中的蔺勇,散发着痞帅气息的小武好像更招女性观众喜欢,毕竟不是在哪都能看到帅哥穿着西装打架。当然,可惜的是,于永义也失去了“帮会小美好”小武,这同样让于永义变得颓废不堪。现在想想,于永义和小武的每一次同框都让人怀念,一波回忆杀简直是编剧在观众的心上狠狠捅了一刀。“你送我的那些领带啊,太丑了”,“你的火一直放在我这儿,你忘了啊?”,“我家倒是有酒,不过你再去啊,我也不在了”,这些台词哪句不是让观众在玻璃渣里捡糖吃?小武下线了,无时无刻不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马仔”“小奶狗”也就不在了。“心悲兄弟远,愿见相似人”,如果还能回到那个时候该有多好,于永义会给这个弟弟更多宠爱。导演并没有将他们的情意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却将情感在他们平日里的嬉笑打闹中铺陈开来。他在于永义的心中永恒,同时也在观众的心中永恒。


白振赫与白振然是剧中唯一一对亲兄弟,但在枪林弹雨的贩毒世界里,是亲兄弟又能如何?骨肉能几人,年大自疏离。哥哥用“长兄如父”“父命不可违”的方式疼爱着弟弟,在尽失颜面的责打之后,兄弟二人也开始渐行渐远。传统守旧思想之下的逆反心理在这俩兄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编剧将现实寓于故事之中,带领观众用全知视角领略不同人物的心理活动,借他们的故事映射现实,从而引发了观众的无限思考,现实意义不可估量。当然,打骂责罚之后随之而来则是无限的牵挂与担心,能让铮铮铁汉泪湿眼眶的人,除了赤脚长大的亲生兄弟还能是谁呢?


《悍城》是很男人很硬核的戏,也确实很彪“悍”。精彩的可能不只是帮会火拼,拳拳到肉,而是弥漫着无限的男性荷尔蒙的兄弟情谊。《悍城》是耐飞出品的2号超级剧,这个剧,故事挖的很深,观众钻的更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