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线》:后青年时代,你也身处焦虑中吗?
2018-10-08 17:39:14
  • 0
  • 0
  • 0
  • 0

如果你人到“后青年时代”,还想去市场检验一下自己的竞争力,看看自己是不是足够抢手,你会发现,呃……还真不是。二十岁的你可以偏安一隅守着自己的舒适区当螺丝钉,但到了三十岁,你还能容忍这样的生活吗?也许你被迫接受了,可你很焦虑,于是产生了后青年危机——对自己能力下降的一种心理接受以及对自己未来不自信的一种心理焦灼。这其中的核心便是:忽然有一天,曾经不可一世的你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你可以接受自己20岁在干底层,但你能接受30岁乃至40岁还在干底层吗?同样的,你能接受自己20岁和18岁的“职场新血液”平级,但你能接受30乃至40岁还和18岁的新人坐在同一排工位吗?何况随着年岁渐长人会越来越被动,身体会每况愈下。


饰演《欢乐颂》里口嗨男王柏川的演员张陆前段日子发了条微博,他说他曾失业,曾迷茫,曾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也曾疯狂脱发。像那个段子讲的——“不要骂年轻人,他们真的会辞职的,但你可以骂中年人,特别是那些拖家带口的。”没错,段子是在调侃90后任性,但段子背后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问题:整个社会都处于焦虑之中。20来岁的年轻人已经亲眼看到了30来岁会遭遇的后青年危机和40来岁会经历的中年危机,所以他们焦虑,怕自己的生活像他们一样一眼看的到头。30来岁的后青年人在进入中年前惊讶的发现——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开始面临这样的处境。40来岁的中年人被生活磨砺的改变了原本性格和对事物的认知,开始接受自己逐步被社会淘汰。年轻的时候丧,人到中年,当然也能丧出新境界。在《一地鸡毛》里有一段讲:“你还年轻呢”,比我岁数大,经历多的人经常这么告诉我。如今我相信这句话。这种感觉,其实你不用着急,你还小,往后的烦心事会越来越多的,该经历的一个也少不了。这就是人生,没有高山流水。

 


投胎是个技术活,要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地区,还生在一个相对不错的家庭,这概率就和中彩票一样低,国王富豪都会有自己的烦恼,所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而生活中憋闷的桥段更是数都数不清。可是素材这么丰盈,却没什么导演敢真的这样去拍。而短片《平行线》的导演用十几分钟把这种后青年群体的溺水感拍了出来。


事业是经济来源,家庭是经济支出,事业和家庭,就是后青年群体的全部了,《平行线》的导演在做的事就是一遍又一遍地抽走张陆的这两样,用蝴蝶效应的手法。没有让张陆絮絮叨叨地抒发自己婚后生活的自白,没有让张陆抱怨日子就像兑了白开水的奶,也没有让张陆诉说肥胖、脱发、水桶腰一个不落的找上门,电影干脆利落,言简意赅。每一个小选择都会影响整个人生,有没有正确答案,答案近在未来,走下去就行了。

 


张爱玲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张陆就处于这样的状况里。当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来了,面对不就好了,哪有什么绝对完美的人生,人生给你一拳,和他1v1肉搏不就好了?


过去总想着不可沦落为金钱和生活的奴隶,现在觉得又有谁不是金钱和生活的奴隶呢?天黑了,不必又颓又丧,往前走就是了,总会天亮。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